LOADING...

中国不会有任何一部好电影被埋没

“我不认为中国有任何一部好电影被埋没,有的是艺术上的好,拿奖项和口碑证明;有的是满足大众娱乐需求(这个)角度的好,拿票房来证明,”――在12月8日举办的一起拍电影「权利榜」行业大会上,猫眼娱乐COO康利对于当下的中国电影生态进行了这样的解读。

猫眼娱乐COO康利

好内容永远充满生命力,这是在一个成熟市场当中不变的规律,而在中国电影市场成熟与升级的过程当中,回看2019年,我们也可以看到有越来越多不同类型、体量的影片创造惊喜,其中既有大片“破局者”如《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国》,也有“新势力”先锋如《哪吒之流浪地球》《少年的你》,还有在国际电影节上大放异彩的《地久天长》《南方车站的聚会》等,烟花的灿烂是因为每一颗火花都在闪光,而中国电影的辉煌,也正是因为许多部电影的共同繁荣。

2019年是收获的又一年,同时也是反思与前进的新一年,所以在一起拍电影「权利榜」行业大会上,包括猫眼娱乐COO康利,著名导演、监制张一白,北京文化董事副总裁、《封神三部曲》总制片人杜扬,坏猴子影业CEO王易冰,微峰娱乐传媒创始人兼董事长黄斌和伯乐营销创始人张文伯在内的多位电影大咖齐聚现场,共同分享对于中国电影的所思所想。

本文即是对猫眼娱乐COO康利论坛发言内容的总结,回答2019,展望2020,我们绝不聊虚的。

进口片疲软,票房集中度加剧

中国电影的好时候来临

距离2019年的结束还剩二十天,电影市场高潮迭起,如上文中提到的影片们创造了这一年电影市场上的一段段传奇,电影总票房也比去年提前24天突破600亿大关,国产片票房占比进一步提升,可喜可贺的事儿不少。但与此同时也出现诸多新问题与新挑战,电影人依然任重而道远。

在康利看来,2019年让他感受最为深刻的有两件事,“第一是进口片(表现)疲软”,在截至目前的2019内地电影票房榜TOP10当中,唯有《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和《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两部影片上榜,其余八部均为国产电影,由此可见中国电影市场正在逐步摆脱“谈好莱坞色变”的尴尬局面。当然,国产片的崛起在康利看来也正是大势所趋:“中国的国力、人口基数和民族意识的强大理应是国产片(居上),因为这是中国人的故事和中国人的情感,讲述的是发生在这块土地上的事,哪怕总票房不涨,国产片的占比提升了对于大家来讲就是行业增长了,这是市场的极大利好。”

第二个让康利感受深刻的则是“票房的集中度在进一步加剧”,当市场体系愈加成熟和完善,观众群体的综合素质也得到全面提升时,内容竞争的优胜劣汰也会更加清晰,因而引导的票房数据也会迅速作出反应,好内容自然会拥有更好的票房成绩,并且随着好内容力量的爆发,会更进一步占据票房份额,以今年国庆档为例,档期总票房为50.64亿,而档期前三甲《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和《攀登者》的票房总数占据档期总票房的97.03%,可见优质内容票房潜力的巨大。

在竞争加剧的市场环境中,康利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数据现在都很透明,要么就做头部,做中间档的产品很难赢得市场空间,这对于我们的创作者和制作方提出了更大的要求。”

诚然,好内容在引爆市场之前一定会经历漫长的蛰伏期,正如《流浪地球》背后郭帆带领整个团队进行了整整四年的筹备与制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则经历了五年的筹备和66版剧本修改,爆款不会偶得,而是坚守初心、坚持努力的结果。在市场二八法则更进一步凸显的背后,其实正是对于创作者的尊重与赞许,因为只要创作出真正的好作品,必然能够在这片广袤的市场上得到回响,这也正是前文中所说到的康利对于好电影的看法,中国没有一部好电影被埋没,并且也会有更多好电影拥有出头的机会。

整个电影产业的升级是好事,在蓬勃发展的大环境之下,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受益人,与此同时每一个人也都是参与者,为2019年的电影市场发展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警惕过度包装,产业发展空间依然巨大

中国电影的美好时代刚刚开始

随着市场体量升级、需求增长,如今的中国电影市场出现了更多机遇,当然也面临着更多挑战,所以在活动现场,康利也很犀利地指出了当下发展进程中的新挑战。

“从中国当下的情况来看,对比全球其他市场来讲,产业成熟度和集中度还是不够的,当然我们也有很多自己的优点。目前行业里的公司从真正中长期发展核心竞争力来讲都有很多不足,中国的公司更像大一点的制片公司和大一点的发行公司,我其实认为不太有真正的平台公司。”

不过从发展的角度来看,在中国电影市场这样规模与量级的市场发展前景下来说,“在接下来五到十年之内会出现长期屹立在这个行业里真正有价值的公司,其实影视行业真正的入场刚刚开始。”

康利的这句“刚刚开始”颇为振奋人心,回看中国电影最近十年来的发展历程,经历过拔升与疯长,尤其在2015、2016年资本热潮的裹挟下,产业规模疾速扩大,大小公司遍地开花,一时间电影行业内出现不少鸡犬升天的繁荣泡沫,但是泡沫终归会消失,就像康利所说:“过去几年处于产业红利期,电影行业发展快,现在产业红利放缓,你的成长受到限制,当真正发展平稳时其实是扎扎实实修炼内功的时候,这时快不是目的,你能够走多远才是更长期更远大的目标和方向。”

如今的电影产业也在经历热钱消退、市场洗牌之后回归理性,以更加健康和积极的状态大步向前,而电影产业正面向着的未来,则是一片更加灿烂的曙光。

在电影产业发生质变的近十年当中,猫眼也同样在其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康利在总结猫眼的发展变革时提到:“今年是猫眼的第六年,从过去六年来看分两个阶段,2013年到2016年的时候我们做票务,2016年到2019年做电影的宣发、投资。”从大的市场背景来看,互联网对于电影产业的作用和影响可谓刻骨铭心,就像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曾提道的:“毫无疑问,互联网改变着中国电影的产业格局和生态;毫无疑问,互联网助推了过去十多年中国电影的高速发展。”

以猫眼为例,从在线票务起家到成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电影宣发公司之一,猫眼的进阶是迅猛的,同时猫眼发展的背后也折射出互联网加持之下电影产业的更进一步繁荣。在一起拍电影「权利榜」行业大会上,猫眼影业也获得了由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颁发的“【权利榜】2019年度最具影响力电影发行公司”称号。

从宣发新锐到行业老兵,猫眼影业已经助力超过百部电影的宣发工作,拥有丰富经验和大量的实战案例,结合当下的电影市场情况,康利也在论坛上指出了市场上出现的新问题――“中国电影还是存在过度包装,以前有大量的没有那么好的作品,因为营销渠道方面的包装加持,可能取得了一些成绩,这个是要(现在)紧急警惕的,观众对于这种状态的反噬是极其严重的,中国电影要恰如其分的包装。”回看近两年的电影市场,因“过度包装”而引发口碑反噬的案例不在少数,当电影产业上的各个链条都有了规模化发展后,也产生了一些因发展而带来的新问题,所以康利的这番发言其实也是一次提醒,他强调了内容本身的重要性以及在电影宣发营销环节中应该规避的层面。

左:北京文化董事副总裁、《封神三部曲》总制片人杜扬 右:猫眼娱乐COO康利

岁末年终,贺岁档正当时,春节档大战日渐紧张,所以对于未来的预测也成为论坛上的重要议题,坏猴子影业CEO王易冰也以多年合作伙伴的身份打趣地说“猫眼不过年”――“猫眼从2015年开始到现在,每年春节档绝不缺席。”

至于档期预测嘛,康利也特别实诚地说:“从现在的基础数据来看,《唐探3》在热度上持续领先,产品质量不出现太大落差还是非常有优势,我还是比较尊重观众这个时候反映出来的活跃度。”

市场竞争必然会有高下之分,不过更为重要的是生态环境中的百花齐放,这是最美好的未来,也希望美好能够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长长久久。